群青

主要萌秀秀家的冰九 冰秋 漠尚 熙瑶 还有锤基 冬叉 贱虫 EC 还有漫威系列一群
开坑随缘 ,大概会填完。(大雾)
断更会提前说哒。

没错,我又在临本上涂鸦了!

速写书上的,觉得衣服好像,就改了一下2333333

柒七夕 沙雕片段

伍六七穿着人字拖进门,将手里的西瓜撂茶几上,就像个死狗一样摊沙发上了,奄奄一息地残喘:“柒哥~空调~夭寿啦~~~啊~~~~~~”

听着这小颤音,柒表示,还想再听一会儿,不过还是给他开了空调。

缓过气的六七凑过去柒哥那边,揽着人肩膀,一副哥俩好的样子:“靓仔,你穿这么多不热吗?”他的连帽衫都换成比基尼老大爷款了!

“热。”柒看着伍六七宽松衣服下若隐若现的乳.头,咽了咽口水。

将身上靠着的六七扒拉开,柒走过去利落地开了西瓜,一人一半。

“柒哥,这是我去买的!我要多吃点!”

闻言,柒用千刃切了一半西瓜中间最甜的那一部分。一口吞了下去。

柒哥,你变坏了知道吗?

无奈,伍六七只好乖乖地拿着自己的那半吃了起来。

“今天什么日子啊柒哥,好多情侣在外边逛街诶,我看见有个衰仔都中暑了。”
“七夕。”
虐狗节啊……
“那今天就咱俩单身狗一起过了。咂,柒哥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
“……”
“应该没有吧,要不然就只有我一个单身狗了。”
“有。”
“?!?!?!?!?”
“你。”边说边吻上伍六七嘴唇,柒有点不好意思。“我不是单身狗。”

反应过来的的伍六七:“别咬我奶.头啊!要掉了!掉了!!!咱好好商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哈啊……慢点,不要了,不要了,要死了啊……(身寸了)”

青砸给自己买了个炸鸡排,犒劳吃惯了狗粮的肚子

我,单身,打钱。

.

啊,不行了,老福特抽风了,为什么我现在连聊天都不行了,评论都回复不了!好气哦!

嘿嘿 冰九,脑洞(大概是偏冰哥视角)


这是笑吗?洛冰河想,是的。

不似很久以前,他们仇深似海那会儿,含讽带刺,绵里藏针的笑,也不像那时候他怨毒愤恨,几近癫狂的笑,更不是最后他绝望厌世,漠然空洞的笑。

这能不能称得上是个笑还是个问题。

如果枕头成了精,就能看到床上两个男子相互盯着,红眸男子眼睛里的光像是要腻死人似的,甜得像最齁人的蜜糖。另一个也直勾勾得盯着,眼神有些茫然,还带着刚刚起床的水汽,也可能是被红眸男子缠绵的眼神盯懵了。

那俊雅男子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,几不可查,轻且浅。但是,这抹笑意却是冲进来这人清冷的面容里,带着一片生机。

笑容可能是取悦了男人,将人揽进怀里,洛冰河道:“师尊,还早呢,再睡会儿吧”

不像以往的闹别扭,沈九轻轻嗯了声。

一时无言,屋子里插不进别的气氛,满满的都是温情。

日上三竿,洛冰河才慢慢腾腾地给沈九穿衣洗漱,一起到铜镜前束发。

洛冰河早对这事轻车熟路,不一会儿就理顺绾好,加冠的时候却猛的头皮一疼,竟是不小心把自己披散的头发一并梳了进去。

一个词一下子跳了出来,

结发。

心跳漏了一拍。

沈九这人啊,皮相生的极好,清冷得不似世间人,自有一番风光霁月,也真是才高八斗,看上去当真是有竹的风骨。

只不过这竹子内里是空的,沈九这伪君子也是虚的。

或许是这世界欠他的多了,也没人帮他讨要。

只有在水牢里的那段时间,洛冰河能清楚地看见沈九身上竹的品质。不是装出来的高风亮节,虚怀若谷,是压不弯的倔,折不毁的志。

即使折断四肢也没能听见一句讨扰,明明是个贪生怕死的小人啊。

给怀里人喂了颗葡萄,洛冰河有些出神。

恨意穿透了沈九肺腑,薰黑了,却没烧透。

余下的那一点点红色的血肉,让他兜兜转转了半辈子,还是撞进了名为沈九的陷阱里。

这样的结局,也不错。

亲了亲怀里人眉心,一路向下……

完了,不要向下了,真的,不要,相信我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只是如果沈九灵魂齐全,怕是要跳起来捅他几个窟窿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我是不是画胖了,绝对不是,应该是齐神布丁吃多了。

冰九,冬叉,容锦 脑洞

我喜欢的仨CP

假设他们仨在地府开了个会

交叉骨(朗姆洛):老子是为了我们家小兔崽子,自爆的,渣渣都不剩了,就这么下来了……但是好歹,好歹他加入了正义阵营,死不了啦……
你们呢?

九妹(沈九):被仇人折断四肢,挖眼拔舌,小,小畜生还想,还想做那档子事羞辱于我(恼怒GIF),说真的,伤心了,不怎么想活了,那具残尸自然撑不下去了。
(看向最后一个人)

赵锦锦:我……还好吧,我大人就是骗我吧,体罚有点重,跟你们比起来好像挺好的……不对,我怎么死的(惊恐)

叉九:等等,翻翻生死簿。(威胁判官,打劫,看小说)

叉九:你……你穿越来是当试验品的,活到大结局牺牲,你家大人容微把你抛出去了当炮灰了,追你和你结婚是为了气那个太子殿下,你被弄晕了放上实验台,结果不小心疼死了,还有还有……

锦:过分了啊!朗姆洛先生,你冬每次洗脑都记不得你,最后和他发小跑了,你还给他铺路,还有沈先生,不要否认你喜欢那个魔尊,还有,你为什么喜欢他还虐他,他虐你你怎么还喜欢他。

叉/九:老子乐意!/休得胡言!

三人大吵n久后

九:等等,咱们这会横幅写错了吧。

叉:咱们不应该是炮灰交流大会吗?!

锦:某些人的心头肉茶话会……

叉九锦:死了算了……MDZZ

与此同时,满世界找叉的冬兵,招魂招了半个月没招到准备劈空斩去地府的洛冰河,四处穿越找媳妇的容微

齐齐打了个喷嚏


那么,嘻嘻(♡˙︶˙♡)

冰九脑洞系列(四)

修雅碎过一次,洛冰河当着沈九的面注入魔气,当然会碎了。

魔气会把剑身腐蚀,顶多成把废铁,但剑灵可不想这么窝囊,那么,一起吧。

只是修雅剑灵没想到,魔尊会把他护好,甚至放在灵器里温养好了,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那禽兽将剑身碎片粉碎收集起来,沈九扎在肉里想藏起来的也不放过,一起粉碎。他的主人果然崩溃了,修雅没有看见过的,歇斯底里。

只有他不知道吧,洛冰河用他仅有的灵力修复了剑身。修雅不知道魔族运转灵力什么感受,可能和被魔气入侵差不多。想起来挺疼。有病。

后来,很久很久以后的后来,当他从暗无天日的密室中被拿出来,却看到沈九,,他的主人,好像。。。。。。过得挺滋润啊。。。。。。

哦,就知道,这俩人总会好上。哦。


再后来,他一不小心打扰到了这俩狗男男,被赶了出来,只有剑灵。

修雅表示,呵呵,借口。真以为他不知道?明明是想用他的本体(哔—————)还有(哔—————)还想(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)

冷漠·JIF

冰九脑洞系列(三)

论冰哥为什么没有把九儿的小j/j拔掉


1·忘了/还没来得及/没注意到。

2·什么?他那么小,有没有都一样。

3其实我玩过,小东西翘起来啦,拧了一下又就缩起来了,用来让这人害怕挺管用的,还省劲。什么?坏掉?不会的,没有没有 ,会抹药的。

4·拔掉肯定会很疼啊,但以后就没得玩啦。不,才不是心疼,我连手脚眼舌都拽啦。

5·手感不错,没事儿捏着玩啊。

6·第六感,以后应该会有用吧。


冰九脑洞系列(二)

he之后

洛冰河曾经想过,要是能在沈九小时候找到他,照顾他,让这人不受那么多苦,只喜欢自己一个人就好了


后来,洛冰河想起来了,那时候苏夕颜和天琅君还不认得吧。。。。。。